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不是真的?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究竟情况

【号外】巴黎封城第十四-十五天

“创意即抵抗”!(公鸡是法国的象征,这幅作品来自于一位退役的法国著名橄榄球运动员Cedric Soulette,现为雕塑艺术家)

巴黎封城第十四天,第十五天

周一和周二。

休息了整整两天。

其实说休息,主要是放空大脑,让它处于空置状态。身体却一直在动态之中:整理公寓,清理垃圾,收信寄信,跑步、呼吸、晒太阳、接近花草植物和空气,还有人……接近人或许是每个人的自然反应,哪怕那只是隔街相望,无语,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人在屋子里呆久了,总有一种下沉的感觉,四周鸦雀无声,一点一点地陷下去,真怕回不来。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1)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2)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3)

每次出来,发现街上有三三两两的人,并没有传说中的不可以结伴而行。今天发现有小孩的家庭出行的更多,一家三四五口的,有说有笑;反倒是遛狗的人相对少了些,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分析,可能是他们的主人觉得冷,或者狗狗们真的累了。以前他们的主人上班忙碌,不可能这么勤快地带它们出来溜达;现在倒好,世道变了,由于法国政府规定禁足期间外出遛狗是合法的,突然间,每家只要谁出来就带着狗狗,这情形基本就成了狗遛人,而不是人遛狗了。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4)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5)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6)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7)

嬉戏的孩子们

教堂竟然是开着的,在阳光下显得特别的肃静而安宁。

乞丐仍然坐在门口,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他一直坐在那儿。偶尔我会丢两个硬币给他,可惜今天出来跑步,为了轻便只带了银行卡。现在外面人少了,不知他还能不能活着熬过这次看似遥遥无期的禁闭。教堂边上有个人在扫地,门口干干静静的。教堂里面则没有人,空灵的气氛让人觉得时间都凝固了。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8)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9)

开放的教堂

商铺们关闭的街区加之行人稀少,看起来有点怪异,寂寞而凄美。太阳在云朵间时隐时现,出来的时候照的世界发白,衬托着街边的物景倒影在地上,显得格外的突兀,组成各种奇形怪状,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偶尔碰到对面走来的人,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没有了以往的轻松和悠闲,或习惯中巴黎人的紧张和匆忙,面部表情或凝重或茫然…..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10)

关闭的眼镜店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11)

关闭的咖啡店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12)

关闭的巧克力店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13)

关闭的杂货店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14)

关闭的画廊

有骑着自行车的警察巡逻队从身边过去,我注意到他们没有戴口罩。其实,戴口罩的人还是很少。不管怎样被批评,我猜想,不到世界末日法国人是不会认真去戴口罩的。每个人或每个民族有他的习俗,有他的梗;就像穆斯林女人摘不掉她们的面纱,中国人改不了喝热水,这对哪一方来说都是些很难的事情。事实上,谁都知道,中国人不喝热水一定死不了,穆斯林摘掉面纱也不一定就代表不信奉他们的主,而法国人相信戴不戴口罩也是一样会有冠状病毒。既然冠状病毒的传染来自唾液和亲密接触,现在的情况是人跟人都隔着三米以外的距离,就算没有被查出的携带病毒者走在大街上,那也不会被感染呀。更别提那些被查出生病的都已经被隔离。我说这些并不是说赞成他们的做法(其实我是戴口罩的),只是觉得大家不要一味地觉得就自己的功课做得好,甚至认为别人的做法是一种优越的傲慢的自高自大的表现。没有那么复杂和上纲上线,只是各有各的习惯和底线不同而已。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15)

巡逻的警察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16)

地铁依旧通行,但好像很少有人进出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17)

垃圾工人在工作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18)

甜品店依旧开放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19)

报亭仍在工作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20)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21)

巴黎共和国广场

想起前几天看到的一个帖子,好像是陈冲写的,她问丈夫还要去打高尔夫球吗?新冠病毒感染开始严重了。她当医生的丈夫回答道:“不要参与到人群的恐慌里去。”过后,她在文中写道:“我们总是争分夺秒地把一切半生不熟的想法发表到网上,或者变成商品。但是,难道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偏见或者商品吗?”说的真好,想不到表演柔中带刚的陈冲写出来的文字也是平和中带着力量。是的,不需要!羊群式思维和野兽般的歇斯底里,淹没了理性的思维和智慧的光辉,真理早已被埋没;每个时代都这样,历史总是在重复,人类根本很少从中吸取教训。永远有比各种生物病毒更可怕的东西,它们的危害性和杀伤力才是最大的。3月27日,鲍勃·迪伦也在他美国的家中发布了其有史以来最长的一首新歌«最卑鄙的谋杀»(Murder Most Foul, 17分钟)。因新冠病毒疫情而取消日本巡回演出的鲍勃所创作的这首新作品被称为史诗级的散文诗,具有时代性意义;这位多年沉寂之后宝刀未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未去领取的昔日美国著名摇滚歌手写到:“我们活在被数据和娱乐/架空的世界里/必然什么沉重也不敢面对/曾经我们追求自由/叩问答案/如今大家连入睡都难以适应/更别提什么觉醒……”唱出不一样的声音是一个人的能力和勇气,健康的社会应该是允许不同的声音的,良知能够找到它的落脚点,这才是一个有希望的族群。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22)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23)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24)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25)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26)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27)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28)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29)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30)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31)

法国的音乐艺术家也没闲着,除了好几个音乐知名人士每天在家开直播之外,这几天又新出了两支特别棒的演出组合,一首由四十五位法国和意大利的歌唱者在网上组成的布尔维亚交响乐合唱歌曲«温柔»,谨以献给感染了冠状病毒的人们以及他们的亲人和好友。另一场演出则是由法国国家乐团组织,邀请五十多位音乐家所轮流演奏世界上被演出最多次的名曲联奏,每个人在他们自己家的客厅里录制现场表演,最后由法国国家广播电台的技术人员进行混合和,尽管没有了现场演奏的效果,但此种方式的演出播放竟然出乎意料的好,场面依然宏大感人,充满了即兴的乐趣和温情。法国人的浪漫在此时此刻真是尽显无疑。法国国家广播电台音乐台说,我们看到了,大家随时准备着回到他们原有的位置。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32)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33)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34)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35)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36)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37)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38)

是的,有很多很多美好的东西在我们的生命里,别再去关注那些无聊的东西了。让我们都来想象我们恢复无忧无虑的那一天吧。这一天,我们都将不必再担心自己和亲人们的生命受到威胁,我们可以放心医院里的每个病人都有一个安全的环境,并且我们将再也听不到每一天的死亡人数。希望不再看到我们宁静而阳光普照的街道充满危险,期待我们每天可以在不需要任何理由或预防措施的情况下离开家,人们可以毫无畏惧地握手,亲吻和拥抱,肩并肩地坐在巴黎街头巷尾餐馆里的小桌子旁品尝美食,谈工作和聊八卦,闻着隔壁桌子邻座美女帅哥的香水气味。希望我们除了鲜花,美酒,欢笑和我们引以自豪的工作,别无其他。对于已经离开了我们的亲人,我们除了怀念,还有与他们相遇的美好和幸福的回忆。所以,现在也让我们珍惜和我们剩下的仍然很长的好日子吧,别被病毒打倒之前先干倒了自己。

我在家”!(此表达模式自从2015年法国“查理报”恐怖袭击之后并一直被采用,用以抗击一切对人类造成威胁的事件)

感谢阅读

下次再见

Merci

À bientô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何宇红,法国亚洲艺术家联合会UAAF创始人。旅法华裔作家、艺术评论家、策展人,资深媒体人,全法记者协会会员,法国独立民主联盟UDI成员以及国际女性运动的倡导者。组织策划过数十场国际大中型艺术展览、拍卖会等项目,撰写出版有长中短篇小说《请不要去教堂寻找上帝》、《乘着空空的帆船去流浪》、《夜眼》、《自杀者》等;音乐剧剧本《石头的家书》,艺术评论《将艺术镶嵌在生命的总背景之中》、《当代艺术的峰回路转》、《基弗:废墟神话的缔造者》,《马塞尔杜尚奖及其文化反思》以及世界当代著名艺术家的三十余篇访谈传记等等。作品及言论见诸于国际各种专业文学艺术杂志、网站及媒体诸如雅昌艺术、凤凰艺术、凤凰卫视、画刊、RFI(法广)、TV5(法国电视五台)、芙蓉、人民网、新华日报等等,文字除中文之外,已被翻译成英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等语。

【号外】巴黎封城第五天

公鸡是法国的象征,网民借此写到“创意即抵抗”!

禁足第五天

这日子过的颠三倒四的,差点都忘了是周六了!今天在家主要整理和发送这一周没有回复完的。女儿在楼上的房间里呆了一天几乎没有下楼,这周感觉他们学院的远程功课还蛮紧,有时到晚上八点半九点才结束,今天这孩子可真是睡足了一整天。晚上做了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鸡汤面犒劳她,她拍照发晒到What\’up“狐朋狗友“群,说“禁足让我在家天天饱尝美食”;然后一口气吃了个碗底见光,哈哈哈。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39)

在诸多交流中,关于夏洛特的来信,看后有些感慨,在此将她的文字和我的回复与大家一下。(夏洛特是法国文献摄影博览会的总监,本来四月底我们有合作项目,现因冠状病毒的突发事件而被搁浅,推迟)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40)

夏洛特的来信

她写道:

宇红:

你的文字特别好,真的!它与我们在文献图片沙龙的长期着眼点上有极大的契合,最重要的是,这与我们正在经历的事件息息相关。你对中国社会演变的分析非常有价值,而这些却是我们渐渐并容易忘记的重要部分。

你对瘟疫和灾难的看法正是今早我与瓦伦丁谈论话题的一部分。

正如你所说,得益于艺术与科学和哲学的相遇相知,才使我们一次次地度过了各种突变而带来的创伤。只有获得如今因突变而得来的经验和认知,才能使我们更加安全地渡过各个艰难的阶段,以新的姿态和体系让一切恢复如初。

你可以允许我将这些与团队吗?

另外,我最近一直在思考,在这个逆水行舟的时期里如何将博览会尽可能准确地表达出我们正在经历的一切…你的文字帮助了我的进展。

稍后见,

拥抱!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41)

我的回复

我的回复:

亲爱的夏洛特,

但愿我们能够很快见面。

拥抱!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42)

今天的巴黎塞纳河

自从禁足之后,我们停留在电脑上,网络和电话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在一个十几二十英寸的银屏上,我们每天收取大量的信息,或被动或主动。我因工作关系更无法规避,此时本来是上半年最忙的时候,然而我们现在都只有趴在一个长方形的平板儿上看展览看作品。(这将是我下一期“禁足专题”的主题,这会儿先就此打住)。我想说的是,正如昨天的意大利作家弗朗西斯卡写道的:”遥远的未来,你我都无法预知,但有一件事我们可以肯定:当这一切都结束时,世界将一定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43)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44)

法国遭家庭暴力求助电话

今天,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家庭暴力和离婚问题。(其实昨天弗朗西斯卡也已经在文章中提到了这一点)。而禁足刚开始时(周一,周二,周三)的各种幽默搞笑创意中也已隐约涉及到了这个问题,然而到了周四周五,情况则变的非常糟糕起来,各种保护妇女和儿童的社会团体纷纷接到举报,家暴事件在急剧上升,很多媒体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并很快作出反应,周六(也就是禁足第五天)分别编文来警醒人们关注此事,及时举报和制止。家庭暴力一直是法国乃至欧洲社会难以找到有效措施的难题,最新的统计显示夫妻暴力中每100名妇女中只有10人在遭受暴力侵害后提出申诉,而100名遭受家庭暴力的男子中,只有3人诉诸司法;介于19至44岁的女性,威胁她们健康的最大原因则是家暴。另外,儿童被体罚和殴打的例子也是普遍存在,但极少被人提起。今天专家们警告,禁闭期间这些问题都将会加重,希望引起广泛重视。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45)

法国作家西尔万·特森先生

无独有偶,法国著名游记作家西尔万·特森(Sylvain Tesson)今天也在法国国家电台接受采访时说“病毒之所以胜利,它完全得益于(人们的)恐惧”。

这位曾经穿越过喜马拉雅山,探险于西伯利亚大森林及世界各地的龚古尔文学奖得主认为,人类抵抗沉沦的唯一方式是雕刻时间而不是与时间抗争,人们普遍认为“时间能够治愈一切”,这完全是错误的。对他来说,如果“我们今天还可以忍受在痛苦和压力下生活,想象或许哪一天情况会有所改变,于是我们便草率地活着,接受各种灌输和教唆,不尝试做任何事,那么我们一定会得到完全相反的结果;也就是说,最后我们得到的是双重惩罚。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一定是围绕着与时间的关系而划分的:那就是,很多年之后,哪怕你已经走出了那段经历,但是你仍会在沉默和孤寂中,与记忆里的梦魇相伴相随。”

特森还借此向听众们推荐了两本书:茨威格的«象棋手»和屠格涅夫的«一个多余男人的日记»,但有听众不以为然提出质疑,他们提醒他:在这些紧张的日子里,我们忙于远程办公,在家上学,周围都是无助和脆弱的人,我们还要帮助他们,哪有时间去读阅读巴尔扎克或福克纳。特森则引用了拉封丹(La Fontaine)的寓言«患瘟疫的动物»(Les animaux malades de la peste)来回答听众,他说,患病的动物沉迷于寻找原罪的经历中,然而与此同时,所有的不良情绪诸比如恐惧,贪婪,嫉妒,猜疑和痛苦却一并爆发了出来;而在让·齐奥诺(Jean Giono)的«屋顶的轻骑兵»中,我们看到的是一场灵魂的审判。那些恐惧和害怕传染的人最后都被感染了疾病,而那些不害怕的人,最后则被幸免了,那是荣誉和高贵的奖赏。这个听起来确实有些像神话,但神话一直经久不衰自有它存在的原因和力量所在。神话于想象力,我们与这个东西已经久违了。特森说:“想象力已经完全在我们工作的银屏前变得跟它一样扁平,其实要它们回来花费不了太多时间;想象力是我们从这场危机中唯一可以获得好处的途径。”

我觉得特森讲的“想象力”从某种角度来说其实是人们去重新梳理已有的认知,审视自己的思维习惯,面对现实和摆脱恐惧的勇气。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46)

今天的巴黎埃菲尔铁塔

我在家”!(此表达模式自从2015年法国“查理报”恐怖袭击之后并一直被采用,用以抗击一切对人类造成威胁的事件)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47)

抱歉

因时间问题

今天没有整理法国人创意图片

感谢阅读

下次再见

Merci,à biento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何宇红,法国亚洲艺术家联合会UAAF创始人。旅法华裔作家、艺术评论家、策展人,资深媒体人,全法记者协会会员,法国独立民主联盟UDI成员以及国际女性运动的倡导者。组织策划过数十场国际大中型艺术展览、拍卖会等项目,撰写出版有长中短篇小说《请不要去教堂寻找上帝》、《乘着空空的帆船去流浪》、《夜眼》、《自杀者》等;音乐剧剧本《石头的家书》,艺术评论《将艺术镶嵌在生命的总背景之中》、《当代艺术的峰回路转》、《基弗:废墟神话的缔造者》,《马塞尔杜尚奖及其文化反思》以及世界当代著名艺术家的三十余篇访谈传记等等。作品及言论见诸于国际各种专业文学艺术杂志、网站及媒体诸如雅昌艺术、凤凰艺术、凤凰卫视、画刊、RFI(法广)、TV5(法国电视五台)、芙蓉、人民网、新华日报等等,文字除中文之外,已被翻译成英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等语种。

自述:“封城”前5小时,我离开了武汉

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24日电 (常涛)“武汉封城19个小时了,在封城前5个小时,我离开了武汉。”

1月23日晚21时,全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斗仍在继续。已经在山东济宁家中进行自我隔离的杨硕(化名),向中新经纬记者讲述了他离开武汉前后24小时的所见所闻。

据杨硕透露,22日离开武汉当天,他家附近市场里的蔬菜就已一扫而光,进入超市要先测体温。在这个时间点离开武汉,杨硕内心充满了纠结与惶恐。“我感觉自己就像逃出来的人一样,不是逃命的逃,而是逃跑的逃。”杨硕感慨道。

我是1月22日晚上20点45分,乘坐K1074次列车离开武汉的。令我没想到的是,大概5个小时后,武汉市就发布了“封城”的通告。在火车上的这一夜,我几乎没睡。

走,还是留?

21日晚上八点左右,我大姨找我视频,问我武汉的疫情情况。我笑着说没事儿。屏幕那头的哥哥、姐姐提醒让我注意,我应声说好的。其实在当晚,有关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新闻报道就已经霸屏了。当时全国确诊病人已接近300例,而且这些患者大多和武汉有关系,或是到过武汉,或是和来自武汉的人接触过。这时我才感觉事情有些严重,我开始纠结要不要回山东过年。

而在此之前,包括我以及我身边的人,都没有把这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放在心上。21日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公司通知我们21日、22日两天在家办公,原因就是考虑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传染性。不过,在半个月前,我就已经订好了22日晚上回山东老家的车票。我们公司平日里工作风格较自由,所以在家办公很正常,我也完全没有在意“新型肺炎”四个字。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48)

21日,武汉某超市蔬菜被抢购一空。受访者供图

当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根本没有引起大多数人的注意,我甚至觉得女朋友给我买3M口罩实属浪费,戴着也很不舒服。收到公司在家办公的消息后,我决定改签22日一大早的高铁回山东。21日下午六点,我出门买菜,发现市场的售货员、收银员都已经戴上了口罩。路上的行人也将近有一半戴上了口罩,这时候我隐隐有些不安,但仍没有过多在意。

22日晚,武昌站太冷清

22日早上九点,武汉的天空飘着细雨,我也戴上了口罩。我住的地方距离地铁站有些远,所以我准备打车去武汉火车站。在滴滴平台上叫了快车,数分钟都没有人接单,一直处在排队状态。我给女朋友发抱怨打车难,她告诉我她的同事打了40分钟才叫到车。经过近50分钟的等待,我仍没有没有打到车,这时我就放弃了。索性没有去车站,计划着还是晚上坐卧铺回。

22日下午五点,我睡醒午觉,起床准备去地铁站。我住的地方是武汉地铁2号线的起点,戴上口罩和帽子后,我就出发去坐地铁了。我注意到,地铁站的工作人员都戴着口罩,大部分乘客也都戴着口罩,但乘客数量明显减少了了,一节车厢里只有3、4名乘客。武汉光谷广场站平日里上下地铁乘客较多,但今天2号地铁经过这时,上车乘客也不多,始终有座,而且车厢里乘客基本都戴上了口罩。那时候我感觉气氛有些紧张,让我有些惴惴不安。

到了武昌火车站,我尽量不跟人流走,上楼梯也绝不往上挤,大家这时候也都自觉保持距离。武昌火车站人很少,就连武汉特产周黑鸭的柜台前也只有一两个人在购买,而平时这里几乎时刻排着长队。

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这是真的吗?大量法国人赶在封城前离开巴黎具体情况(图49)

22日晚的武昌火车站候车大厅。受访人供图

进站口的安检处放着红外线测温仪,后面有一个医疗区域,医务人员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整备齐全,凝视着火车站的入口。候车大厅里更是人少得可怜,几乎人人戴着口罩,大家彼此之间也没有交流,都坐在椅子上盯着手机屏幕,只有时不时响起的检票提示声音。候车大厅安静得令人心慌。

看着新闻推送里感染人数和新发现疑似病例的城市越来越多,我内心开始有一丝恐惧,这种感觉之前从未有过。那天我没有吃晚饭,一点胃口也没有,在候车厅买了瓶水,就等待发车了,这时候我只想着保护好自己,安全到家。

火车上,我一夜没睡

虽然我买的是卧铺票,但那晚我几乎没睡。我戴着口罩,半躺在床上一直在刷新闻,和武汉的朋友聊天。武汉的朋友告诉我,现在武汉市内有大量的发热病人在排队看病,每个人都在关注事态发展。

各种新闻消息不断提醒市民做好防护,看着专家列举的感染征兆,我心里不由自主地感觉到自己也有上述一些情况,整个人有种虚脱的感觉,眼前有点眩晕感。过了一会儿,稳定心神后,我又开始纠结昨天的问题,我是不是不该选择回家?如果我身上潜伏着病毒,毕竟一时半会没法检测,回去肯定不能四处走动。这样的话还不如待在武汉,自己少一分危险,家人少十分危险。我当时内心懊恼了很长时间,始终无法入睡。

23日凌晨2点,几条新闻推送点亮了手机屏幕,武汉封城了。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事情这么严重,我内心有些震惊。我感觉自己就像逃出来的人一样,不是逃命的逃,而是逃跑的逃。那一夜,我虽然无法入睡,但也没有勇气再看新闻。我只盼着赶快天亮,想要回家。

自我隔离

23日早上6点,火车快到站了,妈妈给我发说来接我。我让她戴上口罩,回家后把带卫生间的主卧室让给我,我要隔离几天。我妈告诉我,早就买好了口罩,还准备了5斤酒精。火车进站是6点10分左右,出站口的工作人员手持红外体温计挨个对乘客进行检测。我上车后,坐在了后排,立马打开了窗户。23日早上,济宁大雾。妈妈戴着口罩在浓雾里缓慢行驶,很像我当时的心情。

回到家后,来不及和家人打招呼,我立马钻进了已经提前收拾好的主卧室,洗了澡。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就躺在床上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妈敲门把我喊醒,说县政府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询问我的情况,并叮嘱我不要出门,做好隔离,家人也不要接触我,一旦发现症状及时上报。没过多久,我又接到了老家镇政府打来的电话,同样询问我的情况。

午饭时间,我妈把饭盛好放在了门口,我把门开了一个小缝把饭碗拿进来吃了。我叮嘱家人,洗手一定要用酒精洗完再用肥皂洗。而我截止目前,还没有出过这间小屋,今年过年,家里人也不出去串门了。

23日下午,同事陆陆续续在群里武汉的一些情况:市场蔬菜一扫而光,进入超市要先测体温。我平时常去的家附近的超市也短信告诉我23日下午停业,具体开业日期待定。新闻里封城的地方越来越多,我女朋友工作的城市仙桃市也停止了公共交通系统。有几个同事在封城前开车离开了武汉,一部分堵在了高速,一部分堵在了乡间小路。

走高速的目前已经被迫返程,走乡间小路的还在挣扎前行。这时候,我才知道,武汉封城前,近30万人次通过铁路离开这座城市。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木木猪游戏网_木木猪娱乐立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mumuzhu.com/241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