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昨晚《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总决赛结束,杨笠不出意外的又上了热搜。一是「杨笠 这个女的有点东西」,二是「杨笠没进前三」。前者是杨笠决赛脱口秀的高度出圈,后者则是观众对杨笠的非常意难平。

毕竟谁都没想到,杨笠作为今年最受瞩目的女性脱口秀演员,每期表现都高水准在线,决赛时竟然没进前三。而对于杨笠决赛时的表现,罗永浩更是当场高度厚爱的直言「所有的男性选手今年都达不到我的要求,只有杨笠和李雪琴之间是我心目中的冠亚军」。

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决赛结束,罗永浩发微博支持杨笠、李雪琴)

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是表达就有争议,是表达者就总有被误解。自从杨笠站在台上讲出那句「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普通,但是他却可以那么自信」开始,围绕在她身上的争议就从来没断过。按李诞的话来讲,就是「喜欢她的人特别喜欢她,不喜欢她的人对她也很凶残。」

当杨笠在舞台上对着滚滚红尘扫射时,她大概没想到有人会突然凌空而起,企图徒手接住子弹。

她嘲笑身边的男人们,总是自我感觉过于良好,懒惰,爱找借口,喜欢说教,擅长物化女性。结果有些观众们纷纷对号入座,怒者众,霎时间风云起。

激烈的反驳者,如储殷教授,亲自录视频回击,言带贬低和不屑。温和的反驳者,悄悄议论,杨笠的表达是不是未免也太过激了。

当所有人都在试图讨论“她说的这些是不是太冒犯”的时候,更应该想想“她说的这些是不是真相”。

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杨笠在《脱口秀大会》中出圈的「男性自信」观点)

男人的盲目自信,是屋子里的大象,悬挂的窗户纸,社会里不说破的默契。没有性别倾向的视频媒体AHA,曾经做过一期素人调查,女性往往对自我评价较低,而男士们对自己的缺陷则呈现出显著的“集体失明”。

当然,一定比例的男性具有天然颅内美颜滤镜,甚至自我认知错位,是不需要被批判的。真正的问题是,所有的情绪都需要一个扩张的出口,自信心很容易通过对他人无意识的打压来完成自我彰显。

“男孩子更适合学理科”;

“女司机就是容易这样”;

“你一个女同志,在旁边辅助就可以了”。

是不是很耳熟。这正是一些常见性别问题的缩影。

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很多人——无论男女,对杨笠的意见主要有两点,一是对男性有偏见,搞性别对立;二是攻击性太强。

有无数的影视作品、短视频和段子,都在反反复复讲述女人花心,拜金,爱慕虚荣,贪恋肌肉,智力成疑,以至于这种形象已经扭曲成了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更变成全社会对女性无意识的集体评价。

那时怎么没有人冲出来批判几句「嘿!你们对女性有偏见,这是在搞性别对立!」

其实所有的观点,都有被定义为偏见的可能。只是由女性讲出那些被忽略的男性凝视时,总会受到更严苛的审视。尤其脱口秀讲的不是真理,而是夸张处理的个人感受。只是在经历长时间的男性凝视之后,为什么要忽视女性视角,又为什么不能让女性把内心的观点,或者说偏见,表达出来?事实上,哪个女孩没见过几位自以为是的、喜欢指点江山的男士?

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大张伟对杨笠的评价)

其次关于攻击性。幽默是冒犯的艺术,脱口秀本来就具有高强度的攻击性。意识不到这一点的观众,最佳观看选择,应该是立刻切台去诗词大会(没有说诗词大会不好的意思)。

这一季,杨笠和李雪琴两位女选手都备受瞩目,可她们是如此不同。李雪琴絮絮叨叨,充满天赋,半决赛时的表演高级甚至有些动人。但她所有的攻击性,都是向内的。我要解释我自己,再嘲笑我自己,我的外貌,家庭,婚恋,都带着一点笨拙的好笑。这种手法传统,令人易于接受。

而杨笠剑锋朝外,是把幽默当作武器。像是笑里藏刀的批判,积极表达着观点,充满企图心,甚至还有一点点的高傲。

只是没想到这竟然会让一些人感到不安。“她是不是说得太过了”一度成为舆论场争议辩题。

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杨天真对杨笠的评价)

大部分男性在中国社会具有天然的性别优势,惯于高看自己,批判他人,在传统渠道中也拥有着绝对的权力。如果是一位男士在舞台上嘲讽黑寡妇的超能力是衰老缓慢,调侃女友爱买包,说话唠叨,如此普通却那么自信。众人大抵也只是哈哈一笑。

因为,大家已经养成了男性可以进行轻微言语冒犯的习惯。

幽默可以是进击的剑,针砭时弊。而女性拿麦登场时,旁人却不管批评的事实是否存在,只在意你批判的姿态是否优雅,态度是否过激。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恰如其分的批评。反而越是陈年老垢,越是应该一针见血扎深一点。

如果在脱口秀的舞台上,连女性抨击某些男性特质,都会被议论纷纷,那舞台下的真实世界,女性的话语权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有一些观点认为,杨笠是在搞女权,做女权脱口秀,而中国的女权已经走向过激了。

可惜坦白说,中国的女权不是过激,而是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它就像幽灵,谁都听说过,但谁都没在生活中见过。

尽管很多人觉得,如今网络发言如履薄冰,男性身份仿若原罪,说话一不留神就会踩到女权的尾巴,被群起攻之,而对方在疯狂怒骂之余,甚至还会找找看页面上有没有“就地逮捕”的举报按钮。

但你在生活中又见过几位的女权主义者?网上看似声浪滔天,却很难实在改变长久烙刻的固有观念,更难改变现实点滴。

别说普通女性了,选秀出道的Yamy,爆红新人,依然被老板长期PUA,指责她丑,没有女人味,不时尚。

奖杯多到可以用来当积木玩儿的巩俐,被拍到身材发福,立刻被营销号们迫不及待地拉出来消费,企图羞辱一番。

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甚至每天早上看看新闻,你都能在崭新的一天,收获崭新的生气。女性就业遭遇性别歧视,在婚姻的外衣下经历“家务事”的暴力,四下求助无门。类似的消息每日循环往复,像不断重播的连续剧。

网络中的强势,现实里的弱势,是当代女权的尴尬。

我们很难界定杨笠是否算女权脱口秀。她表达出的,看起来是对男性的刻薄,实质是女性的困境。父亲游手好闲,母亲承担所有农活;身边的年轻男性自以为是,喜欢指手画脚,难以倾诉;大环境忙于幼化和物化女性。

看到和看见是不同的。关于这些困境,过去大家也许看到了,却并没有看见。因为它们往往被一些语重心长的流氓给层层包装了起来。如果杨笠提醒了大家这一点,无论出发点如何,实质都带上了维护女性权益的色彩。当然这不是坏事。刨开掉在任何团体中都可能出现的过度激进分子,在高墙尚层层树立在女孩们面前的时代,女权是一种带有冲击性的平衡机制。她们必须要足够用力,才能去一点点击穿现实中的阻碍。

有杨笠这样拿着话筒的人帮忙发声,是好事。还应当有更多的杨笠,向前奔跑,冲破疾风,展露出女性的锋利。

她没拿《脱口秀大会》冠军,但她值得上更多热搜

(面对争议,杨笠在节目中给出的回应)

最后再换个角度想想看,我们的脱口秀,能讲的话题本就有限,如果连男人都不能讲,那该多么无趣啊。你我观点不一样,只是因为你我看见的世界不一样。恰恰是批评,可以让我们相互刺破固有观念。

还是给幽默,给批评,给幽默的批评,多一些空间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沐沐猪主播八卦立场,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mumuzhu.com/220751.html